在线客服

拉夏贝尔解决其供应商端的债务事宜,经协商债务重组方案初步意向已达成

发布时间:2020-08-03 14:02:57   阅读量:148

  近来,拉夏贝尔(港股06116)债务压身,其中,欠款供应商达数百家,涉及金额约16亿元。《国际金融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独家获悉,拉夏贝尔正在积极解决其供应商端的债务事宜,经过多天的友好协商,债务重组方案初步意向已达成。

  1

  百名核心供应商奔赴拉夏贝尔

  7月26日至27日,拉夏贝尔位于上海市闵行区莲花南路的会议中心三楼格外热闹。来自江苏、广东以及福建等多地的一百多名拉夏贝尔供应商聚集于此,他们试图通过集体讨论而后选派代表的方式,和拉夏贝尔管理层就债务问题沟通相应方案。

  日前,《国际金融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独家获悉,拉夏贝尔正在积极解决其供应商端的债务事宜。在此之前,其欠款供应商有数百家,涉及金额约16亿元。据称,这次的两方“当面”协商,是在前期友好沟通的基础上,拉夏贝尔主动发出的“邀请”。

  当前,经营上连续两年亏损的拉夏贝尔债务压身。根据其此前公布的2019年年报,截至去年年底,其应付账款已经达到17.21亿元,同比增长53.54%,公司称增长主要是由于本期延长供应商信用期限所致。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其总资产为72.34亿元,总负债为64.29亿元。

  有资本行业人士向记者直言,如果拉夏贝尔未来债务问题继续恶化,就有可能进入破产程序。但若供应商的前述欠款问题得以妥善解决,公司的债务压力将得到缓解,未来的融资条件也会改善。对于拉夏贝尔来说,这无疑是一盘“生死棋局”。

  拉夏贝尔或还在酝酿更多的“变革”。记者注意到,就在不久前,公司名称由“上海拉夏贝尔服饰股份有限公司”低调变更为“新疆拉夏贝尔服饰股份有限公司”,注册地也由上海迁至新疆。

  “拉夏贝尔搬到新疆,政府应该会做一些协调。作为一家时尚品牌类的上市公司,拉夏贝尔对当地的经济会有一个带动,新疆制造型企业较多,拉夏贝尔迁过去后,可以促进当地由产品经营向品牌经营转型。”对此,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程伟雄这样向记者表示。

  7月27日一早,来自南通的供应商张鸣(化名)风尘仆仆赶到了拉夏贝尔的总部大楼。这是一座建成并不久的大楼,除了办公区外,毗邻的建筑中还配备有会议中心乃至酒店等。2018年夏天,拉夏贝尔才“乔迁”至此。

  按照原定计划,这一天,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的供应商们要和拉夏贝尔基本敲定欠款的一个解决方案。因为经营上的持续亏损和多方债务压力,拉夏贝尔已经拖欠了供应商不少债款。

  张鸣来的较晚,在他赶来的前一日,参与此次现场讨论的核心供应商基本已经到达。这包括来自华东区域的金世宏(化名)和西南区域的于冰(化名)。

  “基本都通知到了,(这次来的)应该有一百多人。我们之前将在上海周边的供应商小范围地组织了一下,进行了商讨,(然后)分小组邀约供应商来一起讨论、解决这个问题。”7月27日,在拉夏贝尔总部大楼附近,金世宏接受了《国际金融报》记者的采访。

  拉夏贝尔拖欠了金世宏的公司两千多万元,在供应商中不算最多。“(这次过来的)最多的大概七八千万,最少的几万,因为大家合作的层次、深度不一样。欠款金额七八千万的可能就一家,剩下的可能在一千多万,大概有三十多家”。

  金世宏表示,他和拉夏贝尔合作已久,在2018年前,账款往来都很顺利,但从2019年开始,他的货款开始出现拖欠,也因此陷入三角债中。“拉夏贝尔是我的主力,占了全年营收80%以上。今年服装企业确实都很难,我们自身目前面临的资金周转等问题也非常(棘手),有些供应商已经起诉我们了”。

  在服装行业,金世宏已经打拼20余年,他直言拉夏贝尔目前面临的现状供应商们都很清楚。“它是上市公司,我们希望它能活着。我们的共同愿望就是召集供应商们来商讨怎么样面对、解决问题。第一个就是钱有保障,能拿回来。第二个便是,拉夏贝尔也能够减轻负担,后期再继续一起往前走。在这件事情上,95%以上的供应商都有这样的共识,只有个别,做得小而散的供应商无所谓。”

  于冰的情况也差不多。他告诉记者,来自拉夏贝尔的收入占据了其公司全年营收的七八成。近两年,拉夏贝尔才在资金周转上出现了问题,过往都很正常。因为这件事,他已经多次往返上海。“我们合作了七八年,是很有感情的。从我们的角度来看,没有任何一个人希望拉夏贝尔出问题。客户出问题,就等于我们有问题了。谁也不想撕破脸搞诉讼,拉夏贝尔倒闭对我们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

  在7月26日和27日连续两天的采访中,记者注意到,这些和拉夏贝尔一起成长起来的供应商情绪仍旧较稳定,两天的内部讨论以及和拉夏贝尔管理层的会面,氛围都较为融洽。

  “跟着拉夏贝尔做了十几年,都是有感情的。我们现在商讨的是用什么方式解决。用总部大楼债转股也好,还是(将总部大楼)二押也好,或者是我们在商讨中提到的以租抵债形式,我们都还在商量。”金世宏表示,在解决债务问题上,供应商和拉夏贝尔大致的方向已经很明确,“大家是在不断优化方案,我们是想解决自己的问题,也解决拉夏贝尔的问题”。

  2

  债务重组方案初步意向达成

  《国际金融报》记者经过多方采访后获悉,对于此次供应商债务问题,拉夏贝尔现任董事长段学锋一直在关注并亲自参与了一些环节,因此被认为态度诚恳。

  7月26日晚间,段学锋已经和这些供应商们进行了初步沟通,也给出了大致方案,其中包括将供应商的债务转股拉夏贝尔的总部大楼。

  “如果将债权转为总部大楼的股权,后期大楼可能会升值,会有收益。”有供应商这样理解。但仍有供应商存在质疑,比如,这是否意味着当前供应商还拿不到现金?未来在总部大楼的股权上,供应商又能不能占主导地位?

  于冰则认为,债转股的方案并不是不可以,“但我们还是希望公司能在合适的情况下,适当再还一些现金,剩下的分期付。也就是一部分(债务)转成大楼的股份,部分折成现金,这样的话我们也好操作。否则都转成股份,我下游的人还是一分钱都拿不到。上游欠钱,我们同样也是垫资”。

  “部分供应商也面临生存困境,如果站在双方立场处理问题,也许有更好的方案。”金世宏也向记者透露,其曾在讨论中提出一个方案,即供应商的欠款可以进行债转股,但有一部分还是希望分期付给大家。“这个方案最起码能让有生存问题的企业先运转起来。另一部分债转股,也能减轻拉夏贝尔的负债率。这是我的一个想法,但当时大部分人没有认可”。

  有供应商告诉记者,拉夏贝尔当前或许还应该适当解决一下供应商端的信任问题。据称,这家上市公司早前曾作出一些承诺,但在执行过程中由于种种原因没能及时兑现。“解决信任问题其实很简单。准时分期付款,或者近期马上能按比例拿钱分给大家,大家心里就有底,会感觉到拉夏贝尔还是有实力处理问题的。如果是正常运作的正增长情况下,拉夏贝尔还可以从外面吸引资金和授信额度。前期如果把这一步迈出去,后期就没问题。大家都不希望拉夏贝尔被退市,20年养一个上市品牌不容易”。

  《国际金融报》从知情人士处获悉,因为欠款的问题,有小部分供应商此前已经向拉夏贝尔提起诉讼,为此,拉夏贝尔的部分流动资金也已遭冻结。对于当前迫切需要资金周转的拉夏贝尔来说,这是一个略显棘手的问题。

  天眼查信息显示,当前拉夏贝尔的司法风险有500余条。在法律诉讼一栏,仅7月至今,其新增案件就有近30件,多为加工合同纠纷。不过,有些已经撤诉。

  记者从前述知情人士处获悉,拉夏贝尔和供应商就债务进而债转股一事的商讨已经有了进展。不过,7月30日,记者再度询问了几名供应商,但并未得到回复。

  就此,《国际金融报》记者于7月30日上午采访了拉夏贝尔相关负责人。对方表示,本次债转股涉及到大部分供应商。“双方是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与会气氛良好,经过多天的友好协商,债务重组方案初步意向达成,具体以上市公司未来公告为准。”

  有证券律师告诉记者,供应商的债务原则上属于普通债务,公司一旦因未来债务问题继续恶化而进入破产程序,供应商债务清偿顺序排名靠后。“理论上不是一点拿不到,可能拿到的比例非常低”。相比而言,债转股可以让拉夏贝尔剥离部分债务,同时供应商的权益一定程度上也能得到保障,“如果当前确实偿债困难,这至少是次优方案”。

  3

  注册地挪至新疆的猜想

  拉夏贝尔是一家全渠道、多品牌运营的时尚集团,最高峰拥有近万家的门店。当前,其也是唯一一家在A+H双资本市场上市的服装类公司。

  不过,在2017年登陆A股后,拉夏贝尔开始进入经营低迷期。2018年,拉夏贝尔净利润为-1.6亿元;2019年,在营业收入下降24.66%的同时,其净亏损高达21.66亿元。因为连续两年亏损,自7月1日开始,拉夏贝尔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除了业绩亏损,拉夏贝尔的债务问题近期的关注度也颇高。《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此前在拉夏贝尔的年报中,安永华明曾指出,于2019年12月31日,拉夏贝尔的合并流动负债已经高于流动资产22.85亿元。

  此前,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程伟雄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拉夏贝尔最核心的问题是债务危机,因为所有的解决方案都需要资金支持。

  但近期拉夏贝尔的一些动态,引发了投资者对其未来发展的猜想。记者注意到,有投资者在社交媒体上发文表示,虽然现在拉夏贝尔的“壳”比前两年有所贬值,但其仍是A+H股上市企业,拥有一定价值。

  今年7月8日,拉夏贝尔发布公告称,公司已完成变更注册地址、公司名称等事项的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并取得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换发的《营业执照》。

  对于上述变更,拉夏贝尔此前曾表示,鉴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高新区(新市区)政府为注册在当地的公司积极协调当地政府及金融机构资源,可以为公司提供融资渠道及政策落地支持,以缓解公司流动性压力。

  据《上海证券报》报道,7月14日,2020年新疆金融支持纺织服装产业发展银企对接会在乌鲁木齐召开。会上,拉夏贝尔、迈尔富时尚服饰股份有限公司、新疆恒鼎国际供应链科技有限公司与当地多家银行、新疆交易集团签约,共计获得50亿元综合授信。

  这或也是拉夏贝尔当前和供应商近距离商谈债务解决方案的另一个原因。前述证券律师向记者表示,银行放贷是有很多前提条件的,包括企业的债务情况,如果整体财务状况好转,银行综合授信或可以得到一定的落实。

  另外,颇为“巧合”的是,拉夏贝尔当前的新任董事长、法定代表人段学锋和迈尔富及新疆恒鼎均有关系。

  根据拉夏贝尔此前发布的公告,段学锋具备投行背景,2013年8月至今任中科通融投资基金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执行董事,2018年5月至今任北京北矿冶金工程技术有限公司董事、经理,2019年6月至今任迈尔富时尚服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2020年3月至今任新疆恒鼎棉纺织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董事。

  天眼查信息显示,新疆恒鼎国际供应链科技有限公司的曾用名即为新疆恒鼎棉纺织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该公司的股东为乌鲁木齐高新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和迈尔富时尚服饰股份有限公司。其中,乌鲁木齐高新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由乌鲁木齐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乌鲁木齐市新市区)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全资控股。

  对此,多名服装行业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挪至新疆的拉夏贝尔会得到当地政府的更多支持。有公开报道指出,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不断推进,新疆独特的区位优势和向西开放的核心作用将更加凸显,纺织服装产业具有更广阔的空间。

  4

  董事长聊未来

  今年来,拉夏贝尔一直是市场关注的焦点,尤其是“空降”董事长之位的段学锋。为此,《国际金融报》记者早前就曾尝试多方联系段学锋,希望能近距离了解其带领后的拉夏贝尔要如何保壳并且发展。

  7月26日晚间,《国际金融报》记者辗转在拉夏贝尔总部采访到了段学锋。交流时已经接近晚间9点,段学锋刚刚结束和供应商们的会面,并一一回复了供应商们的细节问题,此刻已经略显疲惫。

  但他仍向记者表示,拉夏贝尔要与供应商共渡难关。“我们感谢供应商,未来会加强合作,争取更多的订单。因为疫情期间,纺织服装行业产业链都陷入危机,服装业都面临很大的问题。大家共渡难关,风雨同舟。”

  段学锋还告诉记者,拉夏贝尔作为时尚百强企业落户新疆,未来会得到政府端的各项政策支持。“我们未来要在新疆乌鲁木齐打造几个中心,包括纺织面料研发中心、展览中心、展示中心、展销中心等等”。

  段学锋说,拉夏贝尔还将依托中科院和公司现有的1300万会员,转型发展产品全周期跟踪的新零售模式,通过科技赋能、金融赋能,依托供应链金融,逐步做优新零售,实现由“人找货”转向“货找人”。

  “希望大家未来能看到一个崭新的拉夏贝尔。”临近采访尾声,段学锋这样说道。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网站本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做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买家版

买家版

卖家版

卖家版